原谅[转载]

来自itrewub/jh-notes的一篇文章,存在这里以便于学习(该文章使用CC0 1.0License 可以随意转载)

Tags: Clan

你会选择原谅伤害过你的人吗?

下面这些话你们听起来也许匪夷所思,也许现在也还接受不了,但建议先记住了,将来再慢慢验证。

原谅,不是一种选择,而是一种生而为人的义务。

无论人有多正当的理由、有多值得人同情的遭遇,如果不能原谅,到最后都一定会在灵魂上受到得不偿失的伤害,而且损失本来可以得到的幸福。

甚至可能以人生相殉。

这种诅咒的存在,已经等于以人性为质押,宣告了原谅是一种义务,一种不容不选择的选择。

你们一定会问,那么公平呢?正义呢?如果一律都必须原谅,那么公平和正义要怎么办?

这里就是原谅这件事的要害所在。

张三穷困,你答应他每天可以赊账吃一碗面,到了周末再结账。

即使你全额收款,你对张三也有爱——因为你既没有要利息,也没有要抵押,承受了全部的风险。

结果张三周末没有付款。

你跟张三说——不着急,慢慢来,只要你补齐面钱,我还可以继续这样赊给你;

或者你跟张三说——不着急,慢慢来,在你没补齐之前,我得降低你的赊欠额度,

这就是原谅

你跟张三说——你还我钱,还上以后再也不要出现了;

或者你跟张三说——你不用还了,你以后也别来了,

这就是不原谅

你跟张三说——你还我钱,以后再也别出现了,plus,我要罚你多还利息 / 我要揍你一顿 / 再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/ 我要告诉全世界你是个什么东西 / 我要不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,我就不姓赵 /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辜负我的代价 ……等等等等

这就是报复

你跟张三说,“我原谅你,你什么都不必还,你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”;

或者你对张三说,“我原谅你,你慢慢找机会还,现在先一切照旧”,

不叫原谅,这叫做纵容和溺害——不错,即使加上溺,这也不配称为爱。

这第三种“原谅”,并不是“宽宏大量”,而是不惜超越人的有限,像无限的神一样施恩惠,以求虚假的爱罢了。

因为这样的“宽宏大量”,勾起来的并不是爱。而是贪求、是出于软弱和贪婪的依赖、是因为害怕这依赖可能会被取消而不敢不做的逢迎而已。

那只是味道极其相似的慢性毒药罢了。

看懂了吗?

原谅是指不报复。

原谅并不破坏公平与正义,甚至也不允许人贪图原谅所带来的“爱”而损害公平与正义。

那么反过来,若是原谅并没有免除任何约定的责任,公平和正义固然保全了,那么宽容何在呢?

原谅的宽容,在于不追索。

不抹去,是为公平;不追索,是为宽容。

既然不追索,何不大方一点索性抹去呢?是为了怕爱会亏本吗?

不,不抹去,等着你来还,是为了给你机会原谅你自己

辜负爱己之人,是一种会让人念念不忘的亏欠。人们往往因为这亏欠的沉重,反而要否认、要逃避。但否认和逃避之后,灵魂也要受伤,人性也要扭曲。治愈这伤害最好的机会,绝不是受伤害的一方对伤害和辜负的遗忘——那不但谈不上痊愈,反而是永远的留下疤痕了。

治愈最好的途径,就是对方记得这账,而自己也终于还上了。

那么,“免人的债,如同你免了我的债”怎么办呢?一直记着,岂不是没有所谓“免人的债”了吗?

当你定意“绝不追索”的时候,你已经免了人的债了。

为了给对方保留痊愈的机会而记住未还的债,且又要克制和告诫自己严守不可追索的自诫,是要消耗能量的。

这些挣扎的能量,是对对方最后的祭献。

你的能力不是无限的。

之后,你就会忘记。ta的债也就彻底免了。

那么原谅到底在何时呢?

是在张三没有还上钱、亏欠了你,你对ta说出这话的时候发生的吗?

并不是,是你清楚这一切,提前已经想好这一切的一切,已经定意要如此,开口对张三说——“你可以先在我这吃着,周末再结算”的时候。

原谅是爱中预定的,原谅即爱的预表。

爱并不是为你摘星掬月、鞠躬尽瘁——它可以只是举手之劳。

爱是对可能的一切辜负的、预先许诺的和最后赠予的原谅。

爱不是供养,爱是原谅。

那么,若是受伤极深,被辜负得极大,乃至于实在实在做不到不追索、不报复呢?

首先,死死的守住不报复的红线。尽管困难,尽管有时失控,但是仍然要坚持一贯的压制自己的报复欲。做不到归做不到,做归做。做不到一定是因为坚持不懈的尽力而为而仍然存有的失误,而绝不应该是因为自己故意的不做于是“做不到”。

这和对方配不配这样的优待无关,这是因为人要对自己有信用

说好是爱,那就要是爱。

第二,反思自己为什么如此轻视“一切可能的辜负”到底可能意味着什么。

爱绝非轻易的事,它是人类可做的最接近神的事,是人间至难。

难不是难在付出,而是难在被辜负的痛苦

人往往贪图爱另一个人的巨大享受,而假装辜负的可能性和深刻不存在。

你有几次机会以“无知”自辨,但超过一定的限度,被辜负而无法接受的责任就在你的头上。

你有不低估辜负的责任。低估辜负的爱,不过伪劣的假冒之物而已。

第三,宽容自己。你不是无限胸怀的存在,你总要在错误的自我估计中学会正确的自我估计。你所要在意的,是不要自我欺骗,不要作弊。

没有自欺、没有作弊、尽力相爱而又因为人必有的能力不足所造成的痛苦的结果,是错误,但是正确的错误

因为将来会有最终伟大的正确,在你回首它的孕育和分娩时,你会发现之前的每一个错误都与它血肉相连,无可分割。恰恰是那些错误,才造就了你,才进而引导你可以做到这事。这事是正确的,于是之前的那些错误也都是这正确的一部分。

你们不要怕错误,你们要怕的是错误的错误

因为错误的错误里没有真正的教训,甚至根本没有教训可言。

宽容自己,当然意味着原谅自己。但是你们要记清楚,原谅的红线何在。

这也是为什么你若失控越过了红线,你要对对方抱歉的原因——因为这是你欠你自己的,未被你自己免除的债。

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——如果你们真切的这样行事,而能贯穿一生,那么将来必会有人回首ta的一生时,称遇见你为ta一生中最大的幸运,永不相忘。

努力原谅一切,是人作为人的义务

闽ICP备17027655号